奇闻

<p>过去地球日大多数衰落的人都没有质疑环境问题的重要意义</p><p>他们的攻击线是对环境运动日的庆祝,这被认为是通过彻底的反商业监管筹集资金和强加社会主义议程的伪装</p><p>对于这些批评者来说,清理和保护环境的最佳方法是让市场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p><p>竞争压力将消除污染</p><p>批评对降低过去庆祝特殊日子的热情影响微不足道</p><p>现在,在地球日成立40周年之际,批评者正在采用不同的方法来减少这种情况</p><p>虽然环境问题的重要性并未完全被否定,但剥夺者正试图通过双管齐下的攻击使地球日贬值</p><p>首先,一些威胁,特别是全球变暖,被夸大了</p><p>他们认为,这种场合已经成为一种宣传噱头,事实上已经掌握了先进技术</p><p>其次,环境退化的所有缺陷都是对主要问题的干扰 - 严重萧条的经济和广泛的失业</p><p>地球日的降级(主要是硬右翼)减少了旧世界的疲惫,当经济增长和环境改革似乎发生冲突时,后者必须做出让步</p><p>这对企业污染者来说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论据</p><p>然而,与现实相反,经济和环境的健康交织在一起</p><p>如果没有微调的协同作用,就不可能在现代世界中实现最佳条件</p><p>如果这种积极的合作信息淹没并重新尝试通过传播争议来最小化“绿色”假期的真正含义,那么第40个地球日将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p><p>生活在华盛顿特区的环境专栏作家爱德华•布莱塔(Edward Flattau)是即将出版的“绿色伦理”一书的作者,